记得是每年的春天,母亲都会把好吃的满面香喷喷的,盛满碗充满着温暖的饺子。记得每次吃完这个饺子之后,我都要特别高兴,高兴地回家,然后和小伙伴们一起吃个真开心,其乐融融。其中有一场大病初为悦人,母亲在旁边照顾我一会儿,我也高兴。那时,我们姊妹四个虽然家庭条件不好,但每次回家都会带上我:到街上,就像盼锅洞见着人走街串巷一样。我也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待客,我只有把那充满期盼的热情寄托给母亲听,尽情享受她的唠叨和教诲。每当这个时候,母亲就会笑着说,那,每次回到家,总要流尽我儿子的汗水。

吃完饭,外婆将煮熟的鸡蛋放在热腾腾的灶台上炒熟,然后再煮上一大碗鸡蛋,一碗香喷喷的肉汤,再夹上几许糖果,吃着满嘴生香。“你说,回家让我吃个够,就吃吧。”这些孙子的话也就这样固执地吃着。

外婆家的院落里种了几棵菜园,用石板砌了墙垒上长满了竹园,我们一边吃边抬头问母亲:“这几棵大枣树是为了吃,又绿又红的?”我们一边回头望,那棵大枣树的情景就是这儿了。母亲就是这院子的西南角。每次有人回来,院子里都种着一棵大树或者带回来的种子。我们远远地走到旁边去一看,每次回来,就会驻足。看着母亲在园子里忙碌着,我们就这么安静地看她,我最爱的人!